以五味架:甜、酸、苦、辣、鹹來形容我的人生,最貼切不過,一直以來,也樂於品嚐箇中滋味,於我而言,這才是真正的生命。從小,自覺與別不同,總希望自己的想法、衣著各方面都能鶴立雞群,當所有人認為「書中自有黃金屋」之時,我卻相信體驗式學習才能令人成長,於是,中三畢業後,我放下升學機會,游走於各行各業,由扎鐵工人做到酒店夜間核數員,從不同的工作環境之中成長,體驗甚豐。

於24歲那年,決定投身華籍英軍,接受軍人訓練,幸運地我加入了軍中醫療部隊,那段當兵的日子讓我擁有強健的體魄、堅毅的意志和學習到專業的醫療知識,並聯繫著後來和一位同袍創辦一家專業護理培訓機構。在此之前,離開軍隊後的我從事保險、貿易等行業,經歷過投資失利,甚至破產,後來專注於護理培訓工作。對我來說,八年的培訓生涯是一段令我引以為傲的經歷,由零開始,只有狹小的辦公室,授課亦要租用別人的課室,及後相繼成立兩個小型訓練中心,以至後來成立一所規模達8000多呎的醫護學院,為許多對護理感興趣的年輕人提供專業訓練,讓他們投身業界,夢想成真,同時,也為護理界注入新血。

「患難可與共,富貴難同享」多年來的合作關係頃刻破裂,令我不得不放棄努力開拓出來的 培訓事業,頓時一無所有。無疑,那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慶幸早年曾接受心理學訓練,透過自我調節,家人和摰友的支持,使我最終能理性地面對及渡過這逆境。回顧過去的日子,無論在人生的順逆境,事業的高低潮,我都從未停止過學習,涉及範圍甚廣,由體適能、營養學、管理學以至心理學、哲學及玄學等。無論是什麼的課題,怎樣的形式,學習總是滋養著我的生命,促進著我的個人成長。

生命的軌跡總是曲折的,是人生必經階段,沒有什麼可怕,反之如果我沒有這些波折,也沒有機會靜止下來,思索一下生命應該往那個方向前進。一次生命的逆轉,別人可能就此情緒崩潰,慶幸我有豐富的人生歷練,使我沒有被徹底擊倒,反而令生命有所成長,想到這裡,就萌起為人們提供生命成長訓練的念頭,期望大眾在遭逢人生逆境前獲得啟發,生命得以開展,找到生命意義所在,這就是我創辦 "香港生命開展學會" 的理念。

"香港生命開展學會" 滙集了一群專家學者,為「生理與情感」、「社教化與專業」、「智慧與靈性」三大範疇的課程擔任學術顧問或講師,提供優質培訓來促進人們主動地開展生命。現代人生活營營役役,思想難免受到物欲所控制,沒有意識到靈性生命的重要性,學會期望所提供的課程能成為一個燃點,引發大家追求豐富生命的動力,從而啟動生命開展。生命猶如一個舞台,每個人都是演員,唯有將角色盡情地發揮,才能締造一場精彩絕倫的演出,這就是我認為的生命意義。

醫學畢業後便在英國不同醫療單位工作以鞏固更全面的醫療知識及技巧,為日後成為一位全科醫生作準備,直至1997年回港私人執業,現時擁有兩間自己的醫務中心,分別位於中環及尖沙咀。除醫務工作外,工餘時間亦熱衷參與義務工作,為多個慈善團體作出貢獻,當中包括智行基金會及麥當奴叔叔之家,並為香港保護兒童會到社區為三歲以下的兒童義診,亦是母校拔萃男書院的基金籌募委員會成員之一。

於1999年我認識了李樂春先生,因大家對生命有著共同的信念,所以很快便成為摯友。個人認為人生最重要的是透過學習,及在生活上以正確地的處人和處事態度來貢獻社會,從而實踐一個有意義的人生。更重要的是能從個人成長中獲取正面的生命價值,使得內心平和,當日後遇到困難,都能有信心、有能力面對及渡過逆境。快樂對很多人來說,是一個很難實現的夢想,但我卻認為只要對生命抱著正確和積極的態度,快樂便於你掌握之中。

"香港生命開展學會"的成立對我來說,是一個極大的鼓舞,因它和我懷有共同的理念,所以當創辦人李樂春先生邀請我成為學會的榮譽會長時我心感榮幸,並即時欣然答應,我期望能透過以身作則,去傳遞 「生命是需要主動開展」的這個重要訊息。

(一) 從地面生長的植物表示生命開展。

(二) 隱藏在植物背後的"太極"表示生命背後隱藏著對立的生命元素例如好與壞,
   善與惡…等,人在生命成長過程中需要不停地作選擇。

(三) 縮寫"HKILD"在植物旁邊作為標誌的一部分顯示了組織的名稱。

(四) 整個標誌設計結合了東西方元素代表著香港東西方文化結合之特質。

宗旨
以學會作平台,為大眾提供和「生命開展」相關的、合宜的、和優質的課程及培訓
使命
推動人們透過優質學習與訓練去實踐生命,獲取真正快樂及滿足從而促進生命之開展。
遠景
要成為香港、中國甚至全球,提供生命開展相關的課程及培訓的著名機構之一。